最推理102期

编辑:浩博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3 06:15:52
编辑 锁定
《最推理102期》是 章回小说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图书。
作    者
雷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/            凛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/            轩弦 
ISBN
9787545301830
页    数
160
定    价
10.00
出版社
章回小说出版社
出版时间
2013-5-1
装    帧
平装
副标题
2013年05月刊

最推理102期内容介绍

编辑
《一个构想》——老家阁楼
大家有没有发现,悬疑小说啦,恐怖小说啦,只要故事一展开,总要死点人。仿佛不死人,就引不起读者足够的重视。可是现实生活中,谁重视过死人呢?真正受人重视的,其实是生不如死的人。这个很好理解,因为他还没死,所以大家更有兴趣看他怎么死。
我就有过这么一个构思,某甲,活得好好的,突然就倒了霉,接着一件一件倒霉,最后生不如死,结局是终极倒霉——想死都死不了。
《直到deadline把我们分开》——两色风景
其实如果我足够迅速与勤奋,即使总在等登等登,也还是能保证稿子在不同杂志的曝光。说到底还是我太懒了,每天不是在拖稿,就是在构思该怎样拖稿。我的编辑 小夏是个年轻的女孩,她对此十分苦恼,一次严肃地问我:“为什么老是拖稿呢?”我也非常严肃地回答她:“我觉得自己没可能成为一个人气作家,所以至少努力成为一个气人作家。”
《杰克,只是开膛手?》(一)——凛
开膛手杰克?!杰克·斗?!
十年前,爱德华曾经和一个自称是“开膛手杰克”的模仿犯有过交手。那时候,为了抓到这名罪犯,他查阅了大量和“开膛手杰克”有关的资料。在其中一份一百年前出版的旧报纸里,就有这样一幅画像——画中人是人们猜测的“开膛手杰克”。由于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,画家不得已模糊了五官。
此时,红木桌上这张被“供奉”的画像就是旧报纸中“开膛手杰克”的画像!
杰克·斗一定也去查过资料,复印了这张画像。
怪不得刚才看见供桌上的无脸画像时,会觉得熟悉!爱德华打个寒战,仿佛“开膛手杰克”的幽灵一直潜藏在这间地下室里。此时,如雾幽灵被他释放出来。重获自由的“开膛手杰克”,刚刚穿过了他的身体,扑到墙面上,亲吻那些和他相关的图片。
《踏雪者之应侯府》——君天
杜郁非目送他离开,可内心深处,他一点都不看好路宗雨的下落。这个案子或许由普通的诱拐案起,但如今已不是单单打拐那么简单。而那神秘杀手的水平,更非什么人贩子帮派能够拥有的。回到屋内,杜郁非小心进入壁橱后的密室,拿出宋老头给他的密函,借着灯火仔细观看,黄绢上有一行朱砂小字:湘潭何源成府,后院古树下有一地窖,内有储物库,探其究竟,取其族谱带回京师。
这算是什么怪命令,而且族谱什么的不都该在祖屋用香火供着的吗?杜郁非锁起眉头,另外“探其究竟”四字又该如何定义?他隐约觉得这次湘潭之行,或许这条密令才是上头选派他的真正原因。诱拐毒害虽深,却自古都不算重罪,宋老头先前说的关系重大完全都是场面话,毕竟只要不是皇家的孩子,其他诱拐案对锦衣卫来说都不重要。想到这里,杜郁非将黄绢在灯火上烧去,他看了眼黄历,时至七月,中元节将临,鬼月办事还要小心为上。
《玫瑰花的葬礼》——樱桃芭蕉
夏天清按了挂机键,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:“夏小姐,下个月的今天,还在这个地方,有一朵玫瑰花要凋谢。您愿意再度赏光来葬礼吗?”
低沉柔和的嗓音,很好听。
那时葬礼的人群已经散去,天边是沉沉晚霞,夏天清用手指挡住余晖,从指缝中看见了站在灰色墓碑之间的年轻人。他站得很直,像个出殡人,逆光看不清脸。
对方挥了挥手,然后离开了。
夏天清突然想起来,上周那通被她挂断的恶作剧电话——小姐,有一朵玫瑰花还有一个礼拜就要枯死了,你愿意参加它的葬礼吗?
她忽然意识到,周甜甜说不定——并不是自杀。
《第一计·瞒天过海》——漆雕醒
常天第一次看见林海易的时候,他正趴在死囚室的地上。
常天斜瞥他一眼,林海易的脸埋在地上,让人看不清样子。只能看见被鞭子抽打得皮开肉绽的脊背。鲜血浸透了烂成条状的衣服,滴滴答答的滴血声在幽暗中清晰可辨。常天的视线最后落在林海易的手上:他的皮肤很白,手指纤长,甚至过于纤长了,显得有些女气。
“他犯了什么案子?”
“郑新华那个案子,”狱警孙辉连忙说道,“就是在现场抓到的那个人。人证物证俱全,可他嘴还死硬,就是不承认,长得怪模怪样的,一看就不是好人……”
“郑新华灭门案”是最近发生在上海华界闸北区的一宗大案。死者郑新华是一家米铺的老板。一周前,全家连同仆人一共八人,在刚迁入的新宅中全部被杀,凶手临走时还放了一把火,差点把整个宅子烧成了一片废墟……
《佛魇》——王珂
慧心不知不觉望着佛像的脸看痴了,他感觉到周身都变得轻飘飘,一缕魂烟萦绕在自己身旁。
来了,又来了,为何不放过我……
死亡的绿色水池,黑色的耗子从绿色水池里游过,一个人面对墙壁自言自语,他的目光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光芒,只有黑得透彻的空洞。空洞满满当当,就要流溢出来,将他变成一具木头人。
耗子飞速逃跑,绿色的池水泛起了涟漪,男人回过头,长发遮挡住了他半边脸,露在长发外的眼睛看到有一个从绿水池里缓缓冒出来的人,那人颤巍巍,形似骷髅。
男人剧烈地抽搐起来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。
“鬼,鬼……我等你好久了!来啊,来吧!”男人摊开双手,“给我解脱。”
恶臭、流淌、泯灭、空洞、绿水……同样是永恒的死亡!
《可疑的同学们》——七根胡
“铃——”这个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,依晴被吓得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,直到确定没人出现后,她才慢慢站起身拿着手电筒和木棍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铃声来自于一楼尽头,依晴记得那里有一间像是存放纸张的房间,只不过现在存放的都是垃圾碎纸。当她步入那间房的时候,她却怔住了,因为她看到了一个长方形的大木箱!
这里怎么会有木箱,她记得之前来的时候这里除了垃圾碎纸之外什么也没有,但现在……竟然凭空冒出了一个木箱。
依晴小心翼翼地围着木箱转了一圈,竟然惊奇地发现木箱一侧贴着一张快递单,上面写着:依晴签收。
这个木箱竟然是寄给自己的?里面会是什么?
依晴在其他房间内找了个旧撬棍试着撬了几下箱子,箱盖裂开一道缝儿。随即,依晴又费力地撬了几下后,箱盖终于被打开了……
依晴的脸上却露出惊愕的表情。
《回文杀》——轩弦
思炫打了个哈欠,慢条斯理地说:“刚才高琴所念的那首诗,是苏轼的《记梦回文二首》的第一首,全诗是:酡颜玉碗捧纤纤,乱点馀花唾碧衫。歌咽水云凝静院,梦惊松雪落空岩。其中第三句‘歌咽水云凝静院’,意思是:歌声哽咽,逐渐停息,水光云色都凝聚于静谧的小院之中。”
清凝听得有些不耐烦:“慕容老师,我知道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但难得外出游玩,你就别给我们上语文课啦!”
思炫朝她瞥了一眼,冷然道:“老万死在小院里,他的尸体旁边播放着一首伤感的歌,跟‘歌咽水云凝静院’这句诗的内容完全吻合。凶手是在模仿苏轼的这首回文诗进行比拟杀人。”
《城市之光》(九)——雷米
方木渐渐平静下来,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扶正眼镜,感到内衣已经完全湿透,贴在身上是冰冷的触感。他离开一直倚靠着的墓碑,转过身,随手用强光手电筒扫了一下墓主的姓名。
惨白的强光一闪而过,方木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大了。
那张镶嵌在墓碑顶端的面容,正是方木自己。
刚刚开始流动的血液在一瞬间再次被冻结。方木怔怔地看着墓碑上的另一个自己,大脑一片空白。
我,已经死了么,还是在你心中已经死了?
你为什么恨我至此,以至于用这种方式诅咒我?
难道,你想让我生前与死后都不得安宁?难道,你……
方木急速转身,果真,正对着这块墓碑的,就是孙普的墓碑。
他后退两步,立刻意识到两块墓碑的不同之处——自己的墓碑要比孙普的足足矮上十厘米。
躬身谢罪。
方木突然笑了,且笑声越来越大,直笑得自己踉跄连连,最后倚靠在自己的墓碑上方才站稳。

最推理102期作者介绍

编辑
凛——
一个寄住在“我”躯壳里的灵魂。
躯壳,产地昆明,发型简单蓬乱,着装随意舒适,爱在太阳下行走却不爱抹防晒霜和戴帽子,落得皮肤黝黑满脸雀斑,进入欧洲人人赞健康可爱,回到亚洲大家劝速去美白。
灵魂,游弋于梦境、小说虚拟和现实三个世界之间,最怕梦中的脚步声,好食梦,嚼梦为字,喜欢小说里真与实之间的虚和幻。敬畏科学的同时,相信时间可以被改变性状;相信在我们的星球之外,宇宙中另有无数生命存在;相信在拥抱信仰又超越信仰之后,获得自由。
代表作:独家刊于《最推理》的“高毅”系列、“未来探案”系列。100期特别推出《多米诺杀手》。
君天——
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喜爱历史,对中华大好河山心向往之。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网“榕树下”的状元,组织过网络武侠联盟,长期负责相关文学活动。职业作家,已发表超过两百万字。出版小说有《纵横》、《三国兵器谱》、《华夏神器谱》、《异现场调查科》、《X时空调查》、《妖孽速成手册》等。
代表作:独家刊于《最推理》的“踏雪者”系列。
老家阁楼——
著名悬疑小说作家,黑猫悬疑创造社成员,天涯“莲蓬鬼话”版主。文风轻浮,习惯性拖稿。出版长篇《我思故你在》《毒药》《真相不白》《夺命电邮》《最后的欢愉》。
樱桃芭蕉——
青春偶像推理作家,血型A,狮子座,现居成都。笔名取自蒋捷的词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,自觉文艺又高端还带着淡淡哀伤气息。喜旅游,热爱蛋挞和吃肉。
代表作:独家刊于《最推理》的“蓝帽会”系列。100期特别推出《梦中的婚礼》。
漆雕醒——
推理悬疑小说作家。12月生人,典型的射手座性格:一半理性,一半野性,此消彼长,彼消此长,从未消停也从未均衡,所以在不同时期的朋友眼中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人。最爱的是自由,最恨的是失去自由。座右铭:愿为云外花,开在逍遥处。非常幸运地住在全国最悠闲的美食之都——成都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在所认识的人中称得上最贪心的梦想:有神仙本事,享凡人快乐。
代表作:独家刊于《最推理》的“黑凤凰”系列、“天龙八部”系列。
雷米——
专业技术三级警督,穿制服的写作者,在城市背后旁观世间百态的思考者。精通犯罪心理学和刑侦学,洞悉形形色色的罪恶,甚至超过自己的掌纹。以“心理罪”系列独步江湖,粉丝破千万,读者言必称其“老师”。真实姓名不详,年龄不详,据坊间传闻,此人心宽体胖,天下之门非侧身不能过也。于《最推理》独家首发的《城市之光》,目前正火爆发酵中……
轩弦——
《最推理》特约作家,人气王,高产帝,超级侦探慕容思炫的创造者。
从2008年开始在《最推理》发表小说,著有《魔环》、《吸血鬼传说》、《魔法奇迹》系列、《孤寻》、《复仇终点站》、《写下凶手的名字》、《潜行者》、《四怪馆的悲歌》、《树之悲》等数十篇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。2012年在《最推理》双刊连载科幻推理大作《五次方谋杀》,引发了一场令读者为之疯狂的头脑风暴。于《最推理》100期特别推出《雪狼之死》。
王珂——
80后实力派写手,悬疑创作团体灵狐社成员。毕业于山东大学,出生于孔孟之乡,自小对于文字就有种玩命的执著。目前总发表200余万字,被多家杂志专访报道。
2009年成为《最推理》的作者,连载“神探黎斯”系列已达30余万字,被称为“推理大侠”。
七根胡——
悬疑作家、编剧。非典型双鱼女,既不梦幻又不浪漫,理性一派。喜爱甜食,如冰激凌、冰牛奶。喜欢独自出去旅游,住酒店的时候,经常会在门前、窗前各种地方摆一些“暗器”、“机关”……然后沉浸在这种设计机关的乐趣中。减压方式别具一格,在压力很大的时候喜欢染指甲,然后看着指甲油在敲键盘的时候慢慢脱落,压力就嗖地不见了……
代表作:《街拍十分》、《一起消失》。
两色风景——
写字的。写儿童文学、青春小说、动漫评论和搞笑段子的精分物种。写任何东西都是在寻嗨桑。作品包括《青春奇妙物语》、《神秘的快递家族》、《宅男腐女神马的最讨厌了!》等。

最推理102期作品目录

编辑
【卷首】
  卷首/夕女皇
  【最专栏】
  一个构思/老家阁楼
  直到deadline把我们分开/两色风景
  【最看点】
  华生是怎样炼成的
  有关你们的那些事儿
  五月星座,牛气冲天
  【最惊艳】
  杰克,只是开膛手?①/凛
  【最好看】
  踏雪者之应侯府/君天
  玫瑰花的葬礼/樱桃芭蕉
  第一计·瞒天过海/漆雕醒
  佛魇/王珂
  可疑的同学们/七根胡
  回文杀/轩弦
  【最佳篇】
  城市之光(九)/雷米
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出版物 书籍